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赖上岳母娘】(04)【作者:吴花残照】
【赖上岳母娘】(04)【作者:吴花残照】
字数:1107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

  冯毓婷的家里确实有个男人,就如许善民上次感觉到的一样。

  那个男人叫周祥林,五十六岁,是市人大的一个主委,正处级干部。他去年死了老婆,好些人给他作介绍,最后他放弃了许多年纪较轻的女人,而选择了年纪到了四十八岁的冯毓婷。冯毓婷漂亮和娴静的气质,深深打动了他。其实冯毓婷并不急于让人给她做介绍,都是一些热心的人主动找的她。她听了介绍人的介绍,看了周祥林的照片,觉得挺般配,就同意见下面。见面后,感觉周祥林这人水平挺高,思想正统,长相也不差,脾气也好,结婚做个老伴还是比较合适。就同意接触试试看。周祥林跟以前她接触的几个男人不一样,见面就想和她发生性关系。他是和冯毓婷接触了好些天之后,问她对自己有什么感觉。冯毓婷觉得挺好的,愿意和他朝组建一个新家庭的方向发展,周祥林这才第一次把冯毓婷抱在怀里,用手去接触她的乳房。上次许善民去岳母家找自己的妻子,冯毓婷正在自己的卧室被周祥林压在身下,婉转承欢来着。两人现在的关系进展很快,虽说还没有敲定什么时候结婚,但亲密程度已经跟结婚没什么两样,两人都把对方当成了自己的老公老婆。

  这天周祥林来到冯毓婷家里,坐下来不久,就把手伸进冯毓婷的衣服去摸她那丰硕的乳房,而此时的冯毓婷早没有刚接触时的那种羞涩,她窝在周祥林的怀里,拉开他裤子上的拉链,抓出他内裤里的大虫,轻轻地抚摸。周祥林很享受这样的情景,在他需要更进一步的享受时,他让冯毓婷脱下他的裤子,给他口交。
  冯毓婷媚眼瞟了瞟他,起身将他的裤子全部脱下,露出他那已经被玩硬了的鸡巴。

  然后低下身去,捧住周祥林的臀部,将周祥林的阴茎吞入嘴中。周祥林那死去的老婆从来没给他这样口交过,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还可以这样玩。周祥林很庆幸今生能遇到冯毓婷这样一个即美丽优雅又懂得很多性爱花样的女人。

  冯毓婷给周祥林口交了一会,让他坐下,然后脱掉自己的衣服。见冯毓婷脱衣,周祥林也赶紧脱掉自己的衣服,期待着冯毓婷又能给他带来什么惊喜。只见冯毓婷扶住周祥林的双肩,抬腿跨坐到周祥林的腿上,用手扶住他的阴茎,对准自己下面的洞口,缓缓坐下,直到把阴茎全部吞没。然后手揽住周祥林的脖子,臀部一前一后地滑动起来。周祥林乐呵得合不拢嘴,直呼这样也行啊,呵呵。冯毓婷一边摆动,一边问他:「你和你老婆从没这样做爱么?」周祥林老实答道:「没有没有,我和我老婆一直是我趴在上面,没想到还能够这样,真是开眼界了。」冯毓婷微微笑着,有些替周祥林惋惜地说:「你太老实了,不过我挺喜欢,老实人可靠,不花心。」

  冯毓婷改前后滑动为上下起伏,一对微微有些下垂松弛的大乳房抛荡起来。
  看着周祥林惊讶又乐呵得傻了的样子,冯毓婷心里也很开心。她喘息着,脸上起了红润。她问着周祥林:「舒服吗?」周祥林点着头说:「太舒服了,毓婷啊,你这些花样是怎么学来的?」

  「不用学……我和我老公……经常这样……」

  「我真是白活了啊!遇见你,我才算是真活了一回。原来做爱还有这么多名堂,好快活啊!」

  「你是不是……觉得赚到了……」

  「是啊,是真的赚到了。你看你的奶子,跟跳舞似的,我即饱了眼福,又饱了屌福。我肯定是上辈子做了天大的好事,老天要你来报答我。」

  你想得美!冯毓婷跳跃得有些累了,又改回在周祥林腿上前后滑动。她急促的呼吸喷到周祥林的脸上,她呼吸的气息都令周祥林迷醉。

  周祥林抓捏着冯毓婷丰胰的翘臀说:「我以前对做爱没多大兴趣,自从见到你之后,我天天都想跟你做爱。」

  冯毓婷回了他一个媚笑,看着他说:「那是你觉得……新鲜吧,时间长了…你也会对我厌倦的……嗯……」

  「不会,和你做爱是这么快乐,我永远都不会厌倦。毓婷,我们结婚吧,我想天天都抱着你,天天都和你睡在一起。」周祥林说。

  「我不想……这么快就结婚……」

  「经过这些天的了解,你对我还不满意?」周祥林以为冯毓婷是因为满意自己才会跟自己做爱的,这会儿信心满满的周祥林忽然有些不自信了。

  然而冯毓婷却说:「目前对你还满意,但是……我想让你再追我一会……我喜欢这种……被人追的感觉。」

  周祥林欣喜地冯毓婷的胸上吻了一口:「那我就再追你一会,不过你答应我好吗?我追你的时候,你不要答应别人。」

  冯毓婷停了下来,吻了一下周祥林的嘴唇说:「行,我答应你。」

  这时候桌子上的手机响了,冯毓婷扭头看了一下,是女儿的电话,就要从周祥林身上抽身下来。「你等一下,我去接个电话。」

  周祥林按住冯毓婷说:「我不想出来,你就在这里接。」

  「那你别动。」

  冯毓婷让周祥林继续插在自己的身体里,接了女儿的电话。接完电话她就急急从周祥林身上下来,对周祥林说:「我女儿要来,你快走吧。」说着,就急忙去找自己的衣裳。周祥林却说:「反正我们要结婚的,你女儿迟早都会知道,不如今天就告诉她,我是她妈妈的男朋友。我们用不着躲她。」冯毓婷边穿着衣裳边说:「现在不行,我还没想好怎么跟她说。你快穿衣服走啊。」

  在冯毓婷的催促下,周祥林只得赶紧穿上衣服,离开了冯毓婷的家里。冯毓婷穿戴整齐,把凌乱的头发也整理好,然后看着电视等待女儿的到来。

  不一会女儿就来了。秦小璐拉着母亲的手说:「妈,我犯错了!」冯毓婷感觉到了女儿的不寻常,凭直觉就猜到女儿犯的不会是一般的错。她让女儿别着急,慢慢说,秦小璐于是把市委秘书长利诱她,把她调到团市委以及她委身与他的事情跟母亲说了,冯毓婷听了也急得不得了:「你这么这么糊涂,这事善民知道了吗?」

  「他知道了。」秦小璐又把许善民要跟她离婚,后来知道她怀孕了,才原谅了她的事,都跟母亲说了。

  听到许善民原谅了女儿,冯毓婷这才放下了那颗悬着的心。她奉劝女儿:「也难得善民大度原谅了你,你今后要好好地待他,不要再伤害他了。」

  「我知道了。妈,现在善民有个情况,你帮我分析一下。自从善民知道我跟别人有那事后,在跟我做爱的时候,他就软掉,插不进去。我很害怕他落下了什么病根,你说,这应该是个什么情况?」

  「那他……」冯毓婷斟酌了一下字眼说,「他平时能勃起吗?」

  「能勃起,就是做爱的时候软掉。」

  冯毓婷分析说:「能勃起,就说明生理上没有毛病,应该是心理方面的。你劝他找个心理医生看下。」

  「这事怎么好跟别人说。妈,我分析,他跟我做爱的时候,就会想起我跟别人,他可能是觉得老婆跟别人了,自己吃亏了,所以就有些恨我,就硬不起了。」
  「妈不是医生,不知道善民是什么原因。要不,你上网查查看,有什么办法没有。」

  「我查了的,很多乱七八糟的分析,我觉得都不靠谱。但我看到有个人说,让老公也找一个女人,老公心理就平衡了,就不恨我了。我觉得有点道理,所以我想,也让老公找一个女人试试。」

  啊?母亲惊呆,她觉得女儿这个想法太荒唐了!「你真……这样想?」
  「是我把善民害了,所以不管怎样,我都要把善民治好。」

  看到女儿如此坚定的样子,冯毓婷也不知该说什么,只觉得这么荒唐的事情背后,有一些让人看不清和令人极为不安的危机。

  你真的一点都不担心么?冯毓婷扶着女儿的肩膀,表达着深深的担忧。
  「我担心啊,我怎么不担心?」女儿不安地绞着手说,「善民现在钱没有,官没有,愿意跟善民上床的女人图他什么啊?还不是喜欢他呗。搞不好他们就假戏真做相爱了!」

  「那你还这么做?」

  「那怎么办?如果善民一直不能跟我做爱,落下病根不说,我最担心的是我生下宝宝之后,他就会跟我离婚。」

  冯毓婷跟女儿一样,也不由发起愁来。两人沉默了一会,秦小璐又对母亲说:「妈,你帮帮我好不好?」

  「我怎么帮你?」冯毓婷正不知怎么可以帮到女儿。

  「我问善民有没有喜欢的女人,他说有,他说,他喜欢我妈!」终于,秦小璐说出了她最难以启齿的话来。冯毓婷大吃一惊,立刻羞红了脸,她几乎不相信女儿能对母亲说出这样的话。

  「你这个臭丫头,你疯了么!」

  「妈,我知道这很荒唐,但我想啊,妈妈为了我,一直都没有男人,这么多年一定忍得很辛苦,所以我也很想回报妈妈。妈,你守寡守到这个年纪,你就不想从一个年轻英俊的男人身上,把浪费的青春索取回来吗?」

  「你真疯了!妈怎么可以跟女婿……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跟着你去疯的,你别打妈的主意。」冯毓婷大声地回绝着女儿。

  秦小璐没理会妈的拒绝,继续把话说完:「也只有妈,才能让我最放心。我绝不想把善民交给一个自己都毫无信心的女人。妈,帮帮我,如果善民跟你能正常的做爱,那就说明善民还没有落下什么病根,我再想其它的办法帮善民恢复正常;如果他跟你也无法做爱,那就说明他有病了,我们也好早点治疗。妈,你说呢?」

  不管女儿怎么央求,冯毓婷都坚决地拒绝了女儿疯狂的想法。但冯毓婷是深爱自己的女儿的,她不可能不把女儿如此重大的事情放在心上。她回想着女儿说的话,也越来越觉得女儿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她不想女儿从此生活在一个并不圆满的家庭,更不想女儿因为做出出轨这样的错事而导致离婚,更何况女儿现在还怀有身孕。

  在周祥林的身边,在周祥林的身下,在跟周祥林做着爱的时候,冯毓婷都在想着这事,自己,真的要跟女婿来这么一段荒唐的插曲吗?可是如果自己不这么做,女儿还有幸福吗?

  母爱伟大,在于出自于天性的,母亲会为儿女牺牲一切,在伟大的牺牲面前,自己委身于女婿并不算是多大的牺牲。于是在周祥林高潮到来的时候,冯毓婷并没有跟上他的节奏,而是分心在帮助女儿的事情上,她做出了牺牲选择。

  女儿再打电话来的时候,她答应了女儿,不过她有条件,一是他必须能够确定,在他得到岳母之后,他能够彻底地原谅女儿的出轨,并以后绝不再提;二是,她只能跟他做一次;三是他不能再找别的女人。

  这天秦小璐还是挺高兴的,当她告诉自己的老公许善民,妈妈愿意给他一次时,许善民的脑子没转过弯来,被她搞懵了。

  「什么一次?」

  「不是说,给你找个女人吗?你说你喜欢我妈,我就跟妈说了,她答应了,不过,她只答应给你一次。」

  「你没发烧吧?」许善民摸了摸秦小璐的额头,并不烫。秦小璐搂着许善民苦着脸说,「不过你得答应我,以后我们就扯平了,你就不准再为我以前出轨的事生气,你必须要原谅我。」

  许善民没想到妻子把他那句玩笑话,甚至是气恼时骂妻子的话当了真,并且还说服了自己的母亲。尽管许善民曾无数次地对岳母有过非分之想,那也只是想想而已,从没想过真的会跟岳母乱伦。所以当妻子说出这些话时,他还以为妻子在说笑,挖苦他。

  但妻子却认真地说:「你是不是不相信?前两天我跟我妈说了,她死活不答应,我今天给她打电话,没想到她答应了。」

  许善民这才相信妻子可能真的跟岳母说了,岳母可能也答应了。岳母在他心里美丽端庄,就是一尊女神,可仰望而不可亵渎,到如今女神走下神坛,并且还要跟自己媾欢,许善民的心情一下活络了起来,充满期望。他搂着妻子,贴着妻子的脸说:「你妈是怎么说的?」「我妈说,只能给你一次,并且以后不能再要别的女人。」秦小璐感觉到了丈夫有些期待,心里不觉生出一些醋意。她又看见丈夫的裤裆撑了起来,用手去摸,果真硬了,便酸酸地骂着丈夫:「臭老公,听见要跟我妈做爱了,鸡巴就这么硬,跟我就硬不起来。我现在就要你。」

  说着就不管三七二十一,脱了老公的裤子,抬腿跨坐到老公的身上,自己内裤都来不及脱掉,只是用手把裤裆拨向一边,对准老公的阴茎就坐了下去。许善民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坚硬的鸡巴就被吃进了妻子的阴道。他闭着眼睛想象,岳母这样坐在自己身上做爱的时候,那端庄的面庞会是什么表情?岳母的乳房会怎么动荡?岳母的阴道会出很多水吗?会紧紧地裹住自己吗?这样想着,阴茎奇迹般地坚硬着,竖在妻子的阴道里,任她跃马纵横。

  秦小璐感觉到了老公的坚硬,很欣喜也有些心酸。欣喜的是老公终于能够跟她性交了,这是她奸情败露后第一次跟老公的性交。心酸的是她知道老公这次的坚硬跟她母亲有关,他或许把自己当做他的岳母了。

  这次许善民比以前都要勇猛许多,在秦小璐第二次高潮来到的时候,他才射了出来。两人都瘫倒在客厅的地板上,喘着粗气。休息了一会,秦小璐问自己的丈夫:「这次你怎么这么厉害,你都好久没操我了。」

  许善民说:「我不骗你,操你的时候,我就在想你妈被我操的样子,就特别兴奋。」

  「那你……以前……软掉的时候,在想什么?」

  「我那时,眼前老是晃动着你被别人操的样子,别人的鸡巴在你的逼里进进出出,我就很受伤。」

  「哼,你又没看到我被别人操,眼前晃动个屁呀!你就是嫌弃我了。」秦小璐使劲地拧着许善民的耳朵,抱怨说。

  许善民又涎着脸问妻子:「我怎么……和你妈那个?」

  「你听我安排好了。」秦小璐用纸巾接住阴道里流出来的精液,噘着嘴去了浴室。

  冯毓婷要跟女婿做爱,这让冯毓婷感到不可思议。她觉得包括自己在内的一家人,全都疯了,但为了女儿,她还是接受了这样荒唐的安排。只是,她觉得非常的羞耻,这跟她与周祥林,以及前面的几个男人第一次做爱时的心情有很大的差别。跟其他人做爱,她的内心十分坦然,而要跟女婿做爱,想都没脸去想。
  女儿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明天就是冯毓婷四十九岁的生日,她让母亲到家里吃饭,女儿女婿给母亲贺寿。冯毓婷也知道这一天,是终于的来了。

  这天晚上,她没有答应跟周祥林做爱,她想保持自己的身子是干净的,不让女婿察觉她的阴道里有另一个男人的味道。

  这一天终于来了。秦小璐和许善民都早早的离开单位,在家里杀鸡做菜,还买了生日蛋糕。冯毓婷也在自己的家里,把自己沐浴干净,选了一件清爽的碎花裙和乳白色的外搭,脚穿高跟鞋准时来到女儿的家里。见到正在忙碌的女婿,冯毓婷和许善民脸上都有些不自在,冯毓婷的脸还红了一下。倒是自己的女儿秦小璐,脸上漾着笑容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菜摆上桌,秦小璐熄灭了客厅的灯光,只见许善民捧着一盒蛋糕,蛋糕上点了一只蜡烛,从厨房走来。——这是秦小璐的策划和创意,她想给母亲一个不一样的惊喜——冯毓婷看见许善民居然没穿衣服,烛光在许善民结实的身躯上镀上了一层暖暖的橘黄。冯毓婷顿时羞红了脸庞,好在客厅漆黑,没有人看见她的窘样。

  许善民捧着蛋糕走到岳母的跟前,冯毓婷这才借着灯光,发现女婿居然连内裤都没有穿,在蛋糕盒的边上,隐约看见臀部光滑的曲线,没有内裤的遮掩。
  冯毓婷忙转移视线盯住桌上的酒菜,许善民已经把蛋糕放到了桌上。他点燃了四根大蜡烛和九根小蜡烛,象征人生的四十九度春秋。这时冯毓婷眼角的余光匆匆睃了一下女婿的腹下,一团黑黑的阴毛里,斜出一根硕大的阴茎,她不敢细看,只是觉得女婿的这根阳物比较粗大,虽然那根阳物还未勃起,她都觉得比她见过的男人生殖器都要大。她心里不由地惊叹了一下。

  「妈,生日快乐!」许善民赤裸着身体对岳母说。

  秦小璐也说:「妈,闭上眼睛许个愿吧。」

  如此尴尬的情景,闭上眼是最好的应对。冯毓婷赶紧闭上眼睛,许了一个愿望,她的愿望就是女儿女婿生活幸福,婚姻美满。然后她长吸一口气,在女儿女婿《祝你生日快乐》的歌声中,把蜡烛全部吹灭。

  客厅的灯啪的一下亮了。女婿一丝不挂地站在自己的身边,分割蛋糕。女儿拿着一份蛋糕,微笑着对母亲说:「妈,生日快乐!今天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就是我的老公——年轻帅气的许善民先生。希望妈能喜欢,并请妈今天尽情享用,成为世界上最快乐的女人。」

  这都说的啥呀!冯毓婷心里嘀咕着,不说还好,这一说她更加尴尬了,恨不能找条地缝钻进去。她近乎机械地接过了女儿递来的蛋糕,脸上却不得不挂着欣慰的笑容。许善民在岳母的身边坐下来,吃了一口蛋糕,冯毓婷也吃了一口蛋糕,眼一垂,便看见了女婿那大得惊人的阴茎。又吓得连忙扭转头去,看着窗外。
  秦小璐看见了母亲的尴尬,赶忙找话题跟母亲聊天以图化解。秦小璐最后只吃了一小块蛋糕和一条鸡腿后就不再吃了,她站起来对老公说:「善民,我出去一晚上,今晚上就不回来了,你把我妈侍候好,尽可能的让她快乐。」

  「你到哪去?」秦小璐要外出的事没跟许善民提起过,许善民不知秦小璐要去哪里过一个晚上,便向她问道。

  秦小璐意味深长地瞥了瞥老公:「我到酒店开个房,免得打搅你跟我妈的好事呀!」

  许善民以为妻子又要去找那个当市委领导的情夫,可又不好当面阻止她,只得由她去了。

  秦小璐离开后,家里就许善民和岳母两人。因为两人都知道即将要做的事情而不知道如何去做,所以两人都静默着,不知该如何是好。最后还是冯毓婷打破了静默。

  「善民,你把衣服穿上吧,你这样我很不习惯。」

  许善民去拉岳母的手,冯毓婷条件反射地拒绝了一下,当许善民再次拉住她的手时,冯毓婷没再拒绝。

  许善民在将一只手盖在岳母的手背上:「妈,我今天是小璐送给妈的生日礼物,现在包装已经拆掉了,请妈好好的享用,我会让妈开心快乐的。」

  说着,许善民把岳母的手放到了自己的阴茎上,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冯毓婷吓了一跳,惊叫了一声,但随后冯毓婷觉得自己的反应有些过度,她想,今天就是来跟女婿做爱的,摸摸女婿的鸡巴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与其如此的尴尬,不如早一点面对把尴尬化解。这样想着,她的目光柔和下来,大方地瞅着女婿腹下的那一团乌黑。这下她终于看清了女婿阴茎的模样。女婿的阴茎果然粗大,半软的状态下都比自己的老公,比现在的情人周祥林勃起时都要粗大。他那包裹着阴茎的包皮白中透青,像块美玉的,不像周祥林的那么乌黑;他的龟头也很硕大,包皮只包住龟头的一半,龟冠处显出明显的凸棱;阴囊也比周祥林的大得多,像一只灌了水的气球。冯毓婷觉得女婿的整个生殖器也不像周祥林的那么难看,相反,女婿的生殖器还有着一些可爱的地方。等会,女婿的这根可爱的阴茎就要插入自己的身体,如果硬起来会有多大啊?插进自己的身体会痛?还是更舒服呢?
  想到这里,冯毓婷的脸绯红成一片桃色,感觉阴道里流出一股热流。许善民看见岳母瞅着自己的阴茎,也没有了那些尴尬的神态,估计岳母已准备好心态,迎接自己的主动了。于是再把岳母的手放到自己的阴茎上。这次岳母没有逃避,而是轻收玉指,握住了女婿的玉棒。冯毓婷轻轻套弄了一下,对许善民说:「我有话对你说。」

  许善民大着胆子攀住岳母的肩膀往怀里一带,岳母就靠在了他的怀里。「你说吧。」

  「你真的能原谅小璐吗?」冯毓婷看着女婿的眼睛说。

  「我已经原谅她了,她答应不再犯,其实我们还是很相爱的。」

  「这就好。你能答应我,我……给你一次,你就不再找别的女人。你能答应我吗?」

  「妈,我从没想过找别的女人,是小璐要给我找。再说,我也很喜欢妈,我就答应她了。」

  冯毓婷在女婿怀里动了动,似乎是想靠得更舒服些。这其实是给许善民暗示,你可以动手了。

  许善民收到了岳母的鼓舞,欲去亲岳母的嘴唇,岳母撇过脸说,不要吻我。
  许善民又把手放到岳母的胸上,岳母没有拒绝,于是许善民隔着衣服揉了起来。

  然后捞开岳母身上的打底衫,将乳罩往上推了推,露出了岳母丰满的乳房。
  他一边吸一边摸,继而又将手伸进岳母的裙内,沿着丝绸般光滑的大腿一路摸到凸凸隆起的阴阜,手指感到岳母的内裤湿透了。

  「妈,你下面都湿透了。」许善民笑眯眯地告诉岳母,冯毓婷难为情地拿出许善民的手站了起来,「妈去洗一下。」

  许善民心里嘀咕道:洗完后还不是得湿,洗什么呀?

  他不知道岳母的内心,冯毓婷在女婿面前,就那么一摸一吸,逼水就流出来了,好像自己性饥渴似的,冯毓婷怕丢人呢。

  冯毓婷洗净之后,照旧把衣裙穿上,她不想跟女婿有更多的前戏,怕再次丢人,因此她决定直奔主题。她出来后,就直接去了女儿女婿的卧室。

  许善民见岳母去了卧室,就是蠢子也懂得了其中的意思,赶忙跟了进去。只见岳母安静地坐在床沿,脸上飞上一抹红云,正像个新娘子羞涩地低垂着双眼,似若等着今夜的新郎挑去红色的盖头。许善民心中大喜,坐到岳母身边将岳母搂在怀里,不安分的手就掀开了岳母的花裙。岳母穿着一条白色的纯棉内裤,没有蕾丝,穿着还是很保守的样子,但内裤中间紧挨阴唇的部位已经湿了一大片。冯毓婷连忙把腿并拢,说:把灯关了,把门关了。

  许善民服从地把灯和门关闭了,卧室里一片黑暗。他听见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猜想岳母在脱衣裳。这边冯毓婷脱完衣躺倒床上,见女婿也上了床,便对女婿说:上来吧。

  许善民扑到岳母身上,在黑暗中什么也看不见,他只知道岳母已经脱光了衣裳,为他打开了她那美妙的大腿。他的胸脯压扁了岳母那丰胰的乳房。他匍匐在那团温香软玉之上,阴茎顿时勃起,比铁还硬。

  硬了!他硬了!冯毓婷的小腹感觉到了女婿的坚硬,不知他硬起来有多大。
  这时她有些后悔让女婿把灯关了,她又不好意思去摸,只好在脑海中想象着。
  许善民支起身子去摸岳母的下身,洞口已经被滑腻的淫液润滑。岳母阻止他说:「别摸,进来吧。」

  许善民握住龟头去找岳母的桃源洞口,在洞口搅拌了几下,便听见了岳母逼里吃吃的水声。许善民暗自得意,原来岳母真的等不及了。他将龟头抵住洞口向前一挺,龟头塞进了岳母的阴道。岳母哦了一声,腹部用劲地挺了一下,然后松弛下来,让许善民缓缓地将阴茎全部送入。

  这阴茎确实是大,插进去把这个阴道都撑满了,冯毓婷紧闭双眼,细细体会着这硕大的阴茎跟丈夫的,跟情人的有什么不同。丈夫离世太早,早记不得那种感觉,但跟周祥林的感觉还是有蛮大差别。大的阴茎插进去、抽出来都很带劲,龟冠刮得紧裹着的阴道酥酥的,令人一身瘫软如泥。

  在经历了初始的慢插之后,蜜洞里的淫液润滑了整根阴茎,许善民加大了力气和速度。在黑暗的卧室里,许善民看不到岳母的表情,只能通过岳母的呻吟和呼吸猜测岳母快感的程度。但岳母始终强忍着不发出呻吟,即使是忍耐不住时,发出的呻吟也十分轻微。但是岳母的呼吸声还是出卖了岳母,她的呼吸粗而急促,彷如正在进行一场赛跑,他知道岳母正在被愈来愈强的快感所包围。

  正在这时,岳母的电话响了,岳母止住许善民的攻击,欲下床去接电话。许善民可怜巴巴地说:妈,我不想出来。快感中的岳母也不想女婿现在就出来,但这是她的情人周祥林的电话,她不方便当着女婿的面接听。考虑了一下,她还是决定守住这份不上不下的快感,便对女婿说:「你别出声。」

  许善民匍在岳母的身上,含住岳母的奶头,轻轻地吸吮起来,他这样可以听见手机里另一头传出的声音。

  「喂,老周啊!」

  「老冯,你在哪啊?」

  「我在女儿家呢,女儿给我过生日。」

  「哦,那你等会回来,我再给你过个生日。」

  「你别等了,我今晚住在女儿家。」

  「哦,住女儿家呀,我的小弟弟还准备给你的小妹妹贺寿呢,你猜,我现在硬没硬?」

  「你呀,都这把年纪了,还成天就想这个事。」

  「我老婆这么漂亮,奶子这么大,我能不想着这个事吗?」

  「今天不行了,明天补偿给你吧。」

  「好吧,明天要好好补偿给我。」

  「那没事我挂了。」

  挂了电话,许善民又开始抽动起来,冯毓婷这时才想起接听老周的电话时,体内还插着女婿的阴茎,不由地臊红了脸,脸皮发烧,但又隐隐地感觉到有些异样的刺激。她不自觉地把手搭在脸上,仿佛是要遮住脸上的羞涩。她忘了在黑暗的卧室里,许善民根本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许善民一边插送,一边问着岳母:「是谁的电话呀?」

  「不该你问。」女儿读大学之后,冯毓婷也谈过几个老男友,但都当做秘密没有让女儿知道,许善民更不会知道。

  「是男朋友,我都听到了。」许善民无声地笑着。

  冯毓婷不想跟女婿在这个时候讲话,她觉得这个时候讲话都无异于调情。而调情并不在她今天的行为范围,她今天来只是跟女婿做爱,是为了帮女儿一把。
  见岳母不理睬自己,许善民便专心做爱,他不信岳母会一直忍着不大声地叫出来。岳母的阴道虽然没有小璐的那么紧,但也把他的阴茎裹得紧紧的,一想到这是岳母的阴道,他心中圣洁女神的阴道,他的阴茎又似乎胀大了一圈,现在他有些遗憾,就是看不到心中女神做爱时的表情,他想象岳母的表情一定格外美丽。
  果然,岳母终于失声地叫了起来。那波波袭来的快感令她迷失了自己,她忘了不该在女婿的面前表现出来。女婿的阴茎确实太强了,又粗大又坚硬,像根火烫的棍子烤灸着蜜洞里的肉壁,令她激动得翻了天!她急促而大声地呻吟着,她忘掉了所有,只知道向冲撞着她的阴道的鸡巴索求着奔向高潮的欢乐。

  在岳母开始大声呻吟时,许善民将岳母M形摆放在身体两侧的两腿举了起来,并且向两边尽量打开,冯毓婷觉得这种姿势太淫荡了,想出言制止,无奈这样冲劲更大,每一下撞击都会抵达子宫,那种妙不可言的感觉让冯毓婷马上做出了妥协,甚至还翘着美臀去迎接。

  「啊……嗯……快点……」

  冯毓婷向女婿发出了冲锋的指令。许善民得令殊死一搏,终于在阴道紧抱住阴茎一个劲的痉挛时,许善民第一次在岳母的阴道内射出了浓浓的精液。

  在整个性交过程中,冯毓婷的手一直都没有接触女婿,即使在高潮的时候,她也仅仅是紧揪着床单,但高潮过后,当许善民匍在自己身上喘息时,冯毓婷的手环住了许善民汗湿的背,不知是认可还是鼓励。

  休息了一会,许善民抽离脱身,打开了电灯的开光。卧室里一下就灯火明亮,只见岳母用手接住阴道里流出来的精液,单腿下床。射入的精液很多,一只手都接不住,流了一些打湿了床单。冯毓婷看了看手上的精液,用纸擦掉,然后裸着美丽的身子急忙到卫生间去清洗。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